首页 南宁夜生活正文

疫情过后南宁多家电影院纷纷“转行”?

  奥尔良热狗5元一根、可口可乐5元一罐、哈根达斯冰淇淋12元一球……这不是某个便利店的促销广告,而是某家电影院的“外卖清单”。


  在按下“暂停键”100多天后,电影院终于等来了开门复业的曙光。虽然恢复营业的时间仍未最终确定,但已经到了“生死存亡”之际的电影院,却早已纷纷开始自救。无论是促销零食还是推广电影套票,它们都在努力维持着,等待寒冬过去,春天到来。


  1售卖零食主动自救


  5月11日,记者在南宁民族影城看到,虽然售票大厅还是大门紧闭,但是影城一楼的广场前,几辆载满了爆米花、薯条和各种饮料的推车,俨然摆出了“美食街”的气势。


  “零食和饮料目前都在进行特价售卖,现在这里就叫做‘民族影城美食广场’。”影城的工作人员卖力地向往来的行人推销着,不时有路人停下来询价,购买零食。


  “我们在努力自救,让影院慢慢恢复生气,收入不再为零。”南宁民族影城的工作人员马先生说,受疫情影响,今年全国影院都停摆,民族影城也遭受“重创”。“不过,大家的积极性还是很高的,这段时间影城推出了套票预售、零食外卖,在线上做了一些抽奖活动,还搞了各种防疫宣传和电影资讯宣传,以此维持影城的热度。”马先生说。


  购买100元的预售套餐,就可以拿到4张通兑全影厅的电影票;爆米花和薯条等零食,价格只是此前门市价的一半……这些比平时都要大力度的促销优惠,确实吸引了部分市民。马先生坦言,他们在一楼摆出零食摊点半个月了,销量从最开始的每天四五份,到现在每天二三十份,“一直都在增长,尤其是晚上,散步路过的市民多了,销量好很多”。


  虽然这些收入远远补贴不了影城的亏损,但他们还是希望能够通过活动维持一下热度,等影城开放后,让观众迅速回归。


  2外卖收入杯水车薪


  今年年初,影城们都为迎接春节档准备了大量食品饮料。因疫情停业后,为了处理这些保质期有限的食品,不少影院都开始做起了“外卖”。


  2月18日,万达电影官微就最早发文称“卖品部云开店”:全国各地的万达影城可将多款零食饮品无接触安心配送到手。记者浏览各售票App也发现,目前南宁多家影城都推出了零食卖品线上下单购买,上门自取服务。


  市民唐女士就在南宁民族影城楼下购买了一个零食套餐。她表示,“希望用行动为影城打打气,希望它们能够早日渡过难关,恢复营业。”


  不过,对于影城推出的外卖,也有市民不太感冒。市民林先生在接受采访时就认为,虽然平时自己和朋友去电影院看电影时都会买爆米花,边看边吃,“但是现在没有电影看,你让我专门去影城买个零食回家吃,我觉得没有这个需求。”


  截至目前,包括大地影院、金逸影院、博纳影院在内的国内多个影院,均已通过线上渠道,将店内的零食、饮料、电影衍生品等多种产品,以单独或打包的形式在线上销售。从销量来看,“零食电商”业务虽然吸引了一定消费者,一定程度上避免了浪费,但其收入与影院本身承担的成本相比,仍是杯水车薪。


  记者了解到,外省的一些影院甚至还开发了“婚纱拍摄场地”“室内运动场”等业务,但实际上效果并不理想,完全无法“止血”。


  3行业等待理性回归


  “对外销售零食只是影城清库存的一种方式,作用仅限于解决卖品业务的压力。实际上,房租水电等方面的成本也不是一个小数,在正常经营状态下,电影院售票收入占到了影城收入的八成以上的,销售零食卖品不能根本解决经营困难。”一位业内人士如是说。


  在电影从业人员龙先生看来,从经营角度来说,目前电影院经营者能主动做的事情相对有限。因为此次疫情冲击的并非只是个别影院,而是整个影视行都遭受了巨大冲击,“据说到现在为止,全国已经倒闭了接近3000家影院,占原来总数的三分之一。”


  龙先生说,在疫情冲击下,电影院行业存在的问题进一步突显,若要根本改变影院的经营挑战,则需要多方力量共同推动行业渡过当下的难关。近年来,国内观影人次已呈现出增长趋缓的趋势,但影院与银幕数量却仍保持较快的扩张速度,使得市场竞争快速加剧,呈现出膨胀、饱和的状态,增加了各影院的经营压力。“疫情过后,或许会出现并购整合潮,这并不是一件坏事,也是时候让电影院行业恢复到理性的状态了。”


这篇文章出自 南宁夜生活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;

这篇文章的地址:http://www.wclib.cn/post/356.html